面对刘丁宁,对话休学港大辽宁高考状元自称古

2019-07-18 18:15栏目:生命科学

尤小立:面对刘丁宁 北大本可以更优雅
时评:“复读状元”背后是大学转学的考题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上香港大学[微博]是让很多人羡慕的一件事,尤其是还有高达72万人民币的全额奖学金。但刘丁宁,这位2013年的辽宁省文科状元,却在开学仅仅一个月后,匆匆选择放弃香港大学优厚的学习条件,回家准备复读考北京大学[微博]。

■尤小立近日,2013年辽宁省文科状元刘丁宁从香港大学文学院休学,准备通过一年复读、重新参加高考,进入北京大学中文系,“追求纯粹的国学”。消息经媒体披露后,港大和北大校方都作出了回应。相比之下,港大的回应明显更规范。虽然从他们的回应中不难读出无限的惋惜,但一五一十,有问必答,精确务实,又不乏对刘丁宁个人选择的尊重。再来看北大的回应。实际上,北大的新闻发言人和中文系的领导面对媒体说了那么多,只有一句有实质内容的话,即刘丁宁“想读北大中文系,必须通过正常的途径和程序,北大不会直接录取”。可是,如果认真地想想这句回应要表达的意思,却十分模糊。我们可以把它理解成北大拒绝录取刘丁宁,也就是说,刘丁宁现在转学北大是不可能的,必须参加明年的高考,等分数达到北大的录取分数线才予以考虑。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北大的大门并未关上,因为“不会直接录取”,还可以“间接录取”,比如签个意向书,明年通过自主招生录取;也可以搞一个能力水平综合测验,然后转入北大。所谓“通过正常的途径和程序”似乎也有很大的灵活性,比如刘丁宁写一份正式的转学申请,盖上香港大学的公章,直接递交给北大有关部门,这算不算“通过正常的途径和程序”?如果算,那么,北大也有可能同意刘丁宁同学的转学了?进一步看,这句话的模棱两可之处就在于“正常的途径”和“程序”上。因为北大的“正常的途径”和“程序”是什么,非一般人所能知晓。北大校方不加以明确的解释,引发公众“官僚主义”的联想自然在所难免。不用去责怪公众。现实中,对于“程序”的滥用,已经让“程序”的意义发生了变异。“程序”不再是一道门而成了一堵墙。比如我们感冒去医院,走“程序”的话,可能就要先去拍个片,证明不是肺炎;如果岁数大一点,还可能被要求去做个心电图,……结果走了一套“程序”,最后只开几片“白加黑”:白天吃白片,晚上吃黑片。这等于是绕着墙,白走了一大圈。如果北大也这样将本身不合理的“程序”坚持到底,砌墙而不是开门,刘丁宁的前途很可能就因此耽误了。其实,爱护一个人才或者有潜质的青年,最怕就是给他面前砌一堵又一堵墙,以“磨难”的方式提供所谓“财富”。虽然真金是不怕火炼的,但现实中,制造“磨难”的人不甚光明的心理和手段,却是不值得仿效和提倡的。走程序有正常和例外之分,也有古板和灵活之别。在正常情况下,我们不主张破坏规则,按程序进行无可厚非。但规则或程序有合理与不合理的问题。即使有程序和规则,也不能以现有程序或规则而一拒了之,或内外有别,只跟当事人解释,不回应公众的诉求,特别是当这一事件成为公共事件后。以北大在中国高等教育界的地位,“途径”不畅,就应该通而畅之,“程序”不完善,就应该完而善之。这样的探索,对北大何难之有?北大不破冰,孰来破冰?北大历史上是有破格先例的。1916年,北大的校长蔡元培凭《究元决疑论》聘任只有中学文凭的梁漱溟为讲师,传为历史佳话。就刘丁宁来说,她本身是具备令北大破格录取的条件的。在这里,状元成才率不应成为障碍。因为按照现有大学录取标准,高考成绩仍是相对比较公正的。假设当初这位考生没有被港大挖走,而是径直报考北大,北大会拒绝吗?另外,刘丁宁进入香港大学学习才一个月时间。这一个月,有些大学的新生还刚刚完成军训,正式的课程教学还未开始。因此,学习上不存在跟不上的问题,生活上更不存在不适应。这时候,再以“通过正常的途径和程序”的理由绕圈子,就显得苍白而没有人情味了特事特办需要智慧,但智慧是由人的行为体现出来的。本来北大领导完全可以在这件事上表现出相当的智慧。比如组织中文系的老师集体商讨,甚至发起全校师生网上投票。应该看到,录取刘丁宁,是只会给北大加分,不会减分的。对北大而言,这还不只是重塑形象的问题,更是一次改进和完善相关机制,推动中国大学改革进程的契机。我们的大学需要智慧,这个智慧需要体现在各个细节之中。笔者更愿意将“智慧”表述成“优雅”。因为有时候“智慧”会被理解成一种策略,进而成为一次性的技巧,而“优雅”更多地体现在非功利性的气质上,是持续性的展现。我们希望北大以及中国所有的高等院校都有一种优雅的意识,并且在教学、研究和管理上,渐渐体现出一份优雅。为重新赢得社会公众的信誉和口碑,也为了给学生树立一个活生生的榜样。 (原标题《北大本可以更优雅》)《中国科学报》 (2013-10-17 第5版 大学周刊)更多阅读时评:“复读状元”背后是大学转学的考题调查:辽宁文科状元从港大休学的前因后果北大回应刘丁宁:内心欢迎但不会直接录取辽宁文科状元辞别港大回高中复读 志在纯粹国学

针对社会上讨论正酣的辽宁省文科状元刘丁宁从香港大学休学、回到高中复读一事,香港大学发言人11日回应,港大尊重有关决定。港大同时表示,了解到刘丁宁认为北京大学课程较贴近她的学习兴趣,该校现正在与北京大学积极商讨,希望能作出合适安排,让刘丁宁可以尽快如愿进修相关课程。(10月13日新华网)对于刘同学的“北大梦”,北大校方给予了积极回应。北大发言人蒋朗朗称,对所有想考北大的学生由衷地表示欢迎,但他也表示,想读北大中文系必须通过正常的途径和程序,北大不会直接录取。不过,中文系本身是没有录取学生的权力,要服从学校的统一招生。就是说,一方面,北大支持“复读状元”报考北大,但另一方面又无法直接录取她,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她去复读。这当然不难理解,毕竟北大每年的招生名额有限,不可能把每一个怀揣“北大梦”的同学都录取过来,就算是高考状元,也得按规矩办事,不能网开一面。那么,北大是否可以接受香港大学的同学转学呢?目前,北大与港大、清华等等并没有转学协议,因此在当前的框架下,刚刚被香港大学录取的这位刘同学也不能通过转学的途径来北大读书,而只能通过高考复读。即便在英美名牌学府,转学制度的门槛也很高,而且还因“校”而异——一是,一般都要求申请转学的同学在大学入读,并对学分以及先修课程有所要求,比如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就要求需要修读24个学分以上;二是,有的大学还要求转学者加考SAT,也就是美国高考;三是,大学对转学名额有很多限制,如美国耶鲁大学每年只接受20到30位外校学生转学;四是,还有些大学干脆就不接受任何转学申请,比如普林斯顿大学。换句话说,即便是在英美大学里,像刘同学这样的情况要想成功转学,一般需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一是参加美国高考;二是需要在被录取大学里读满一年以上;三是需要大学成绩优秀,并得到两位所在大学教授的强力推荐。由于“美国高考:有效期是两年,所以转学一般并不需要重考,更没必要去”复读“,只需要把最满意的SAT高考成绩寄给新学校就可以了。刘同学为了追寻自己的“北大梦”,不得不从香港大学休学,回家复读,再参加明年的高考,也让我们思考中国大学的转学机制问题:到底是继续沿用习惯做法,不接受任何转学,还是允许极少数优秀的同学在完成大一课程后转学?如果允许转学,需要满足哪些条件?还需不需要重新参加高考?高考成绩的有效期到底是多久?当然,考虑到国内的高考现状,转学的“阀门”一旦打开,有钱有势者很可能就拥有了一条新的“灰色通道”,所以操作上问题不少。但至少可以考虑先把高考成绩有效期延长为两年,让考生可以凭着去年的高考成绩来参加今年大学录取,这样可以让那些有意转学者不需要把一年的青春年华浪费在复读上。更多阅读调查:辽宁文科状元从港大休学的前因后果北大回应刘丁宁:内心欢迎但不会直接录取辽宁文科状元辞别港大回高中复读 志在纯粹国学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对于这样一种做法,香港大学表示尊重,也欢迎刘同学申请恢复就读。北京大学文学院则表示,欢迎报考但要走正常手续。刘丁宁为何匆匆选择离开?她心中理想的象牙塔到底在哪里?

  就在今年高考[微博]结束后的那个暑假,刘丁宁参加了一档著名的综艺节目。在节目中,她透露出对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强烈向往。

  刘丁宁:其实要是真心说,我想到北大中文系。

  主持人:真心的?那不真心呢?

  刘丁宁:也不是不真心,但是我觉得,也是听家长[微博]老师的意见,年轻的时候应该出去闯练一下。

  主持人:所以你闯到哪去了?

金沙国际官网,  刘丁宁:香港大学。

  主持人:一说港大怎么感觉那么遗憾呢姑娘,现在还在纠结么?

  刘丁宁:以后还是有机会回去的,五院的老师同学们,等我来,我一定会回来的。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登录网址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面对刘丁宁,对话休学港大辽宁高考状元自称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