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销级基因检查实验晋级为价格战,DTC基因质量

2019-08-16 17:36栏目:生命科学

用最好的技术,做最好的产品,以合适的渠道把产品和服务精致地呈现给消费者,然后再去想象还能满足消费者的什么后续需求。

更大的价值不是买卖数据,而是技术研发。比如,23andMe和Genentech在帕金森病方面的合作中也不仅仅涉及到数据交易,还涉及到了数据分析和治疗技术的合作研发。

幕帘才刚拉开,知乎上便有人提问“如何看待23魔方和WeGene先后降价一半?”有知友提到“下面就是比拼基因数据的解读了。”WeGene联合创始人陈钢赞同了该回答。

我希望WeGene也能不断地用更好的技术,做出更好的产品服务用户。

陈钢则表示,WeGene主要通过提供样本采集和检测服务,解读分析和合作伙伴提供的后续服务来吸引用户。他说,“例如,基因关系和家系结果的比较,可以让用户邀请自己的朋友和家人来检测,并发展出基于基因的社交关系。WeGene还有超过100项的第三方分析和服务,让用户随时都有可能看到新的分析结果,会更有兴趣推荐给朋友。”

据钛媒体TMT base数据库显示,目前国内近百家消费级基因检测创业公司,获得融资的不足十家,且多处于早期阶段。

23andme放弃NGS业务的新在朋友圈刷了好几个月了。做质谱的,做基因芯片都据此来说明自己的技术选择有多么正确,原本用测序的也改用芯片了。不成熟的产业,也很难有靠谱的媒体。

23魔方所选择的是赛默飞世尔旗下的PMRA芯片。该款芯片每一个检测板上有96个检测芯片。并且,每一个芯片上都集成了90万个基因探针,可以检测1个人的基因数据。

一种全新的品类

“消费者就是为好奇购买。”在23魔方创始人周坤看来,消费者是想了解自己的健康,而这和健康管理又完全是两个概念。

消费级基因检测直接面向普通受众,用户可以通过互联网或APP下单购买,收到采样盒后,将口腔试纸或唾液放置于特制试管中,并寄回至实验室。几周后,便可获得包括健康风险、营养代谢、遗传性疾病、药物指南、遗传特征等基因分析结果,整个过程中不用医疗人员参与。

如果用医疗的眼光去看,DTC并不能避免疾病,检测结果也不能成为医生的参考数据,而消费级基因检测的进入门槛较低,“这个角度看投资人会觉得很扯”;如果用纯消费品的逻辑理解,DTC客单价低而且大多属于一次性消费,也不符合投资逻辑。

“把基因检测做成一个算命的产品、体检的产品,我觉得这不对。”周坤对钛媒体记者坦言,DTC之所以一直没做起来,是因为这样的产品方向是错的。

这个体会源于一次纠结。2015年,23魔方的基因检测服务有易感基因检测,发现一位用户有BRCA1的疑似突变。“我们特郁闷,那个突变就只是一次突变,不能完全确认,突变和癌症这事说不清楚。”

这件事处理了很长时间,最后周坤觉得测肿瘤突变不应该是消费级基因检测该做的事儿。2017年年初新版本发布时,23魔方把所有的肿瘤易感基因检测全部取消了。

“我们做消费级基因检测,不会告诉用户可能会得癌症,但如果用户生病时告诉他某一类药物可能不太适合,这个是我们要实现的。”百迈客医学检验所总经理张纪恒有着同样的看法,这家原本专注于高通量测序的生物科技公司也将涉足消费级基因检测领域。

2013年,美国国家食品与药品管理局曾叫停了23andMe的个人基因组服务 ,原因是担心结果不准确会对公众健康产生影响。虽然目前国内针对消费级基因检测尚未出台相关法规,但23andMe被叫停,让各公司看到了DTC的边界。

金沙国际官网,各家也正试图将DTC塑造成“探索自己”的形象。WeGene的slogan是“解读基因的秘密,遇见未来的自己”,23魔方则是“解读生命的语言,探索未知的自己”、“伴随你自我探索的生命历程”则是各色的定位,基因猫则干脆用“一种精致生活的选择”来厘清定位。

目前23魔方、WeGene等多以祖源检测、遗传相关的性状这种偏娱乐消费的基因检测为主,在没有获得卫计委的许可之前,这些检测也只能仅供用户作为健康参考,“今天的消费基因检测,定位成健康管理,定位成基因预测,定位成包治百病,那就是把它的价值超前了,目前做不了这些。”

周坤的理解是,消费级基因检测应该是少数的一种全新品类。

我不相信一家硅谷发展起来的公司会放弃对更好的技术的追求

虽然对于全基因组测序来说,产品千元定价没有赚钱空间,但对于仅检测某些位点的产品来说,只要控制好成本,就可以实现单个产品的赢利。

摘要: 降低价格——扩大用户群——获取海量数据——服务更多消费者,消费级基因检测从营销之争升级到了价格战,这个循环乍一看和当年的团购如出一辙。

从最早的,不带引号的直基因检测公司联合基因,到最近几年在互联网上发展的360基因,Hi基因,比特基因,一脉基因,23魔方等等,还有WeGene,大部分已经倒下了,少部分还在坚持,极个别拿了融资,完全看不到独角兽的迹象。

更进一步,如果是带有丰富表型信息的全基因组测序,那就是宝藏了。美国的Human Longevity公司在有2万人全基因组数据时,就完成了2.2亿美元的融资,估值可能高达十多亿美元。

数据化逻辑

与医学临床级基因检测动辄上万的价格相比,这个由“好奇心”驱动的全新品类直接将基因检测从神坛拉到了消费者面前,以WeGene为例,其提供了两种服务标准检测采用定制基因芯片,价格为499元,但其全基因组测序的价格为9999元。

价格悬殊体现在基因检测技术的差异。

芯片筛查技术是把大量已知序列探针集成在同一个基片上,从30亿碱基对中选出一些重要的SNP位点,将标记的核苷酸序列与芯片特定位点上的探针杂交。通过检测每个人的基因组在这些SNP位点的变异状态,来分析疾病或其他性状的相关性;医疗级基因检测则采用高通量测序技术,一次可以对全基因组进行序列测定,成本高达上千元美金。

芯片筛查技术相对成熟,利用检测的图谱可实现快速对照和阅读检测,但这个“封闭系统”仅限于检测人们已经知道的序列特征。

相比之下,高通量测序技术更为开放,可以发现新的信息和未知位点,从研究的角度来看,高通量测序更有优势,随着高通量测序技术的发展,全基因组检测成本也会逐渐下降,但现阶段,对于满足“好奇心”的消费级基因检测公司来讲,芯片筛查是更具性价比的选择。

今年3月份,WeGene 和赛默飞旗下的基因芯片品牌 Affymetrix 合作,针对中国人的基因设计了一款定制化基因芯片,包含约 60 万经过挑选的多态性位点。4月份,23魔方也与赛默飞合作定制芯片,“我们自己定制的是73万个SNP位点,之所以定制,是因为要定制出适合中国人自己的更多位点。”

检测技术往往掌握在上游设备厂商,消费级基因检测公司则通过芯片定制体现产品服务差异。周坤曾对钛媒体记者解释过这一逻辑,好的服务和产品销量自然会上涨,随着规模增大,产品的价格才能降得更低,才能有更多机会做更好的产品。

降低价格——扩大用户群——获取海量数据——服务更多消费者,这个循环乍一看和当年的团购、O2O如出一辙。

“999元,对于更大的爆发式增长,这个价格不支持。”在周坤看来,当价格降到足够低之后,非刚需也会变成刚需,价格的降低有利于消费级基因检测的普及;不过WeGeneCEO郑强曾在WeGene社区里给用户的回复中提到另一种看法,“价格是一门双刃剑,如果我们放弃我们的价值观,未来大家的服务又怎么能得到保障。”

除了产品和价格,各家也开始自建实验室,在服务端寻求差异。WeGene目前在华大基因等临床检验实验室进行检测,但也曾向媒体透露将在深圳自建实验室。23魔方的实验室申请的是“分子遗传学检验项目”,按照临床医学检验所标准建立,实验室近700平米。

反观23andMe,其基因分型是通过美国实验室集团的一间临床实验室来完成的,为什么国内的基因检测公司却要大费周章地自建实验室?

“最开始我们也是外包,我们经常发现外包会把两个样本搞混,时间、质量等很多不能监控,我们也很痛苦。”这是周坤建立实验室的初衷,由于国内第三方检测市场尚未成熟,整个供应链体系和配套体系并不完善,自建实验室成为控制质量以及扩大样本检测数量的重要一环。

钛媒体记者曾于六月底前往成都参观23魔方实验室,据其检测中心负责人邢泽黎介绍,目前基因检测共有9个环节,时间约为25个工作日,499元的价格依然能覆盖到检测成本。

虽然这场价格战和“烧钱补贴”并不相同,但与原本999元的价格相比,盈利空间被挤压,换取更多的用户数量被解读为降价的目的。拿到B轮融资后,23魔方将继续扩建检测中心、进行产品研发和市场拓展。

“基因检测的逻辑是数据化的逻辑”,未来所有事情都会被数据化,在人被数据化的场景中,周坤认为消费基因检测是最大体量的数据化,是可以最快数据化的事情。

今年4月,FDA批准了23andMe自主研发的个人基因组服务遗传健康风险测试(Genetic Health Risk, GHR),用于检测帕金森、迟发性阿尔兹海默症等10种疾病风险。

而23andMe获得FDA批准的原因在于,其测试得到了同行评议数据的支持,通过检测超过50万种遗传变异体,发表了文献揭示特定基因突变与这10种健康状况之间的关联性。

FDA消费者设备和放射健康中心主任Jeffrey Shuren认为:“消费者现在可以直接获得某些遗传风险信息。 但关键是,了解遗传风险并不意味着这些风险最终会发展为疾病。”

当然,FDA还要求23andMe以消费者可以理解和使用的方式传达用于医疗目的的DTC测试结果。用户研究表明,23andMe GHR测试的指导和报告易于理解,参与测试的人能理解报告中90%以上的信息。

金沙国际官网 1

以这份国内消费级基因检测报告为例,目前消费级基因检测多通过GWAS全基因组关联检测方式,通过大量样本发现疾病等表型与基因之间的关联关系,得出基于大量人群样本的统计学概率

因为消费级基因检测,人们第一次不用再通过身穿白大褂的医生那里了解自己的DNA信息,可当拿到自己的检测报告时你又会一头雾水,标注着自己DNA信息的位点、数字到底意味着什么,得知了自己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患病风险是5.75倍,然后呢?

消费级基因检测大部分解读都是基于几万个人体样本统计分析得到的结果,只是统计学上的概率,并不能从原理上验证结果的准确性,自然数据无法作为临床参考,但样本量的逐步丰富则会让概率更靠近准确。而附在检测报告后边的参考文献和位点,或是基因检测公司在界限之内留给用户的线索。

“目前基因检测的数据量还不够,但跟用户保持长期联系,就可以拿更多的数据,也许就能想明白基因数据未来在中国怎么用。”周坤认为现在基本数据量太少了。

随着基因检测成本下降,以及国内消费者对于DTC的认知,周坤判断2019年消费级基因检测将会迎来爆发,临界点是100万用户量。目前23魔方用户数为5万,而这一数字与Ancestry的350万数据库和23andMe200万数量相比,仍存在很大差距。

Ancestry和23andMe的商业模式都是在获得百万数据后开始探索的。Ancestry朝着族谱生意越走越深;23andMe则和美国药物研究和制造商协会以及辉瑞及基因泰克等公司合作。建立在数据上的想象空间还有很多,比如与医美机构合作销售医美产品、帮助保险公司干预参保行为、引入第三方合作商为用户提供个性化服务……

但数据只是前提,除了数据量不够的现实状况外,数据交易存在争议,数据安全尚未有法律监管,而单一的消费级基因数据要和生物信息、医学信息以及IT技术相结合才能最大地挖掘其价值。

周坤坦言“我们谁也不能保证,今天累积的数据是真正有效的,但这事也得做。”

“未来价值在哪儿,我们不知道。”虽然和周坤有着同样的困惑,但张纪恒认为,“消费级基因检测不需要建立数据库,从来自医疗级基因检测的数据库就足够了,消费级数据库对于医疗数据来讲会有价值,但这个价值可能会比较低。”

“为什么绝对音高这么有趣的解读只适用于欧洲人!?能不能查查中国人群的?”——科技服务的机会出来了。

用户和数据的积累:道阻且长

WeGene也将原本999元的基因检测产品降至499元。一半价格的压缩,将消费级基因检测(Direct-to-Consumer Testing,以下简称DTC)的营销之争升级到了价格战。

DTC,Direct To Consumer,直接面向消费者,其实中文名叫应该叫“直销”。

观察这些产品不难发现一个趋势:诸多产品提供的服务项目越来越多,价格却没有突破。

金沙国际官网 2

二、技术驱动

“如果想用二代测序检测更大区域的基因,就要用全基因测序,这个成本是7000多元。再加上一些运输、解读、设备方面的成本,价格非常高。”周坤表示,想要使用二代测序,就要先用捕获技术,但这样的检测的范围是非常小的。目前,在检测相同数量的位点时,基因芯片的成本更低。

消费级基因检测是继算命、星座预测、塔罗占卜之后又一掀开命运底牌者,还是将疾病扼杀于未然,包治百病的续命稻草?

“应该没问题。能不能按第一个月5万的销量付50%预付款?”

此前,deCode项目检测了几十万冰岛人的基因组数据,发表了很多学术论文,但最后的结果是数次被拆分和收购。而23andMe所积累的数百万基因组数据,迄今也只是在展现其学术价值,以药物研发等为代表的商业价值还没有开花结果。

8月8日,消费级基因检测公司23魔方将全套检测“祖源 遗传健康”999元的价格降到了499元。降价前一周,23魔方刚宣布获得4000万元B轮融资。

目标都很远大,前途都很光明,只是眼前的PM2.5有点爆表

第一种选择就是向制药企业等卖数据。

智商、情商皆可检测、抗雾霾指数、天赋检测,在精准医学概念的背景下,从2015年开始基因检测产品被包装成不同的噱头一股脑涌向受众。这背后是不断涌现的创业公司,360基因、23魔方、WeGene、Hi基因、基因猫……

OPPO和VIVO超过小米的原因当然有推广方式的差异,但千锤百炼出来的优秀产品显然是一切的基础。好的产品应该是有勇气以自己品牌卖给消费者的,应该是能骄傲的推荐给朋友和家人的,应该是高性价比的。

“另外,个人基因检测能挣钱,国内也有很多个人基因检测公司有着不错的盈利情况。只要价格足够贵,依靠强大的销售能力,一个用户也能挣钱。”陈钢认为,这也是一种生存之道。

“消费级基因到底是什么?”、“DTC的意义到底在哪儿?”受众和投资人们眼前的迷雾是,消费级基因检测没有一个可以类比的产品。

我是这么想的,希望WeGene也能做到。

参照国外23andMe的单款产的定价99美金,国内很多基因检测产品的价格不到千元。然而,国内的999元的定价对消费者来说并不便宜,但对企业的利润来说,这样的定价只能是薄本微利。

当然,不同的渠道适合不同的产品。成本80块的产品,售价3000的产品,确实可以留出足够的利润空间去满足地推的利润渴望。但这种状态下,卖什么东西并不重要,值钱的只是渠道,不是产品和服务。

如果把百万级作为商业化开始的参考坐标,目前我国DTC基因检测项目的数据商业化距离起点还有很远!

三、消费级基因检测入口

百万用户是数据变现前提

第二,好的产品必然会带来增值服务的需求。检测和分析做好了,用户有足够的兴趣看,有足够的兴趣玩,自然就会产生对增值服务的需求,带来更多的商业机会。

上面提到,高达7000元的全基因检测的产品价格相对较高,为了降低成本、让产品更亲民,很多企业正在做不同尝试。

“产品不错,但我担心你们的规模不够。我们有几千个销售,每个月至少5万份检测。你们能给个什么价格?你们能按时交付吗?给我们做个专门的系统对接。”

对此,他解释到,“虽然基因检测上游设备厂商比较集中,但下游诸如样品采集和保存、DNA提取试剂的供应商很丰富,通过采用较为廉价的产品,可以进一步提升利润空间。虽然这对样品和检测结果的质量会有一定影响。”

第一,好的产品必然会挣钱。我记得有位大神(keso或者caoz,ApoE 4的人记性确实不怎么样)说过,各种绕弯弯的商业模式都是耍流氓。比如,做手机就好好做手机,别弄个廉价手机,然后想卖用户的行为数据,推送广告,甚至是植入各种后门。类似,做消费级的基因检测首先要认认真真做消费者感觉很爽的产品,更好的数据质量,更多好玩有用的分析服务,更多的应用场景,技术、产品和服务的溢价就会变成你的利润,用户还特别乐意让你有利润,因为你的产品能让他们很爽。别老想着卖完基因检测,再卖点保健品、医疗产品什么的,首先做好基因检测。

但是,产生这个影响的时间还远远未到。从法律层面来看,在美国,保监会曾犹豫基因歧视等问题叫停个性化保险定价,伦理上的问题还需要突破。从准确性上来看,目前,基因技术还没有完全成熟,比照数据库的数据量也远未达到具有准确参考价值的程度。

在我朝基因圈内,“直销”基因检测的头牌显然是23andme,Google金牌加身,上百万的数据,超10亿美元的估值。其实,Ancestry的数据量比23andme大,估值比23andme高,广告也打得比23andme多——全美超模大赛上也能看到模特们在测AncestryDNA。国内嘛,要不就是样本量是人家的零头,要不就是数据量是人家的零头,在学术期刊刷论文的DTC基因检测公司也没看见。

然而,把数据卖给药厂这种方式存在异议。例如,陈钢认为,卖数据不仅仅有伦理风险,同时也是一锤子买卖,并不是好的盈利模式。“能够了解客户的需求,有针对性地积累高质量的样本和数据,并对数据进行挖掘,最终出售从中挖掘出来的新发现、新知识,或者自行对其进行变现,才是比较理想的盈利模式。”

四、好产品带来增值服务和利润

对于这个问题,深圳华大基因总裁尹烨曾对媒体表示,“23andMe产品的99美元这个价格一定是不赚钱的,对于国内的多数公司来说,收取千元的检测费用,也不会赚钱。”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登录网址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开销级基因检查实验晋级为价格战,DTC基因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