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需高效率,中国科学报

2019-07-19 22:31栏目:生命科学

■赵广立近日,科学网知名博主、美国哈森阿尔法生物技术研究院研究员韩健在其博文《怪事:高铁站建筑宏伟,厕所没草纸》中说起一件常见的“怪事”:在大陆卖掉的仪器很多,但是试剂销售严重滞后,不成比例。他写道:“这好比是战场上配置了很多大炮,但是不给炮弹一样。”笔者曾参观过某海洋与渔业局的海洋环境监测预报中心。在参观实验室时,同行的一位博士连声称叹:“没想到这里居然有这么多高级货。”他说,这些从国外进口的气相/液相色谱仪、核磁共振波谱仪,随便一台也要数十万或上百万元,有的甚至不止百万元。然而,极不协调的是,这些仪器所在的实验室,都是“铁将军把门”;这些娇贵的仪器也盖上了防尘布,平时绝少开机。百万元一台的贵重仪器,只落得个“锁在深闺无人识”的遭遇。一些大型科研基础设施和昂贵的仪器设备闲置率高,历来饱受诟病。有人称这些贵重仪器设备有“三低”:管理水平低、共享程度低、使用效率低。笔者调查了解到,购置设备的盲目性和专业技术人员配备不足是造成科研设备闲置的主要原因。一些科研院所、科技支撑单位,对实验室建设的统筹规划不到位,对学科发展战略缺乏深入研究,就盲目上马硬件。同时,在购置设备前,缺乏对仪器使用率和重复购置率的深入调研,盲目追求设备性能的高指标。另外,科研单位专业技术人员的作用长期被忽视。高端仪器设备一般使用门槛较高,多数需要在专业人员的指导下操作。而很多地方的仪器设备,既缺乏有资质的专业技术人员去操作和维护,又不肯轻易给研究人员使用。买了不用,再昂贵的仪器也只是一堆废铁。此外,纵向课题“科研经费如未在项目规定时间内花掉将被收回”的规定,“迫使”一些单位购置设备,从而为设备闲置埋下隐患。“功不用则退,物不用则废。”无论多么先进的仪器,都有一定的科学生命期限。为避免资源浪费,对症下药,破解部分贵重仪器闲置问题迫在眉睫。要摘掉贵重仪器“三低”的帽子,首先要加强仪器购置前的调研,特别是对于购置价格较高的单件或成套仪器设备,应进行必要性、合理性等方面的综合调查和评议;对重大设备平台严重荒废的情况,应加强问责。其次,要加强对科技支撑部门和专业技术人员的重视。各单位应完善“科研—支撑—管理”各职能的人员配比,营造健康的科研氛围。此外,相关机构应强化“共建、共享”理念,大力推进大型科学仪器协作服务平台的建设。《中国科学报》 (2013-08-29 第1版 要闻)更多阅读中国科学报:国产仪器到底输在哪儿国产科学仪器亟须释放创造力

中科院化学研究所也很早就有了科研仪器设备“开放共享”的理念,在建所初期就成立了技术系统部,为全所提供技术支撑服务,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较早提倡全院仪器的共享共用。

建设大型仪器设备公共平台是促进大型仪器设备开放共享、提高效益的有效途径。公共平台如何更好为师生服务?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国外着名高校在大型仪器设备公共平台建设与管理的经验或许能带来一些启示与参考。笔者在分析国内大型仪器设备共享使用的基础上,对比国内外大型科学仪器设备共享机制,对促进国内大型科学仪器合理配置和充分共享使用提出了相应的政策建议。

中国科学报:贵重仪器缘何“深锁春闺”

2003年,鉴于生命科学研究对大型仪器的高度依赖,时任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所长的饶子和院士决定筹建中国科学院蛋白质科学研究平台,在整合集中原有零散仪器设备资源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建,迈出了科研仪器共享的第一步。

国家缺乏科技资源投入的顶层设计和宏观协调管理,以及有效的仪器设备资源共享的运行机制,导致有限的仪器设备资源不能有效利用,开放程度不够,使用效益低下。由于信息不畅、管理体制不合理,开放机制不健全等因素,导致一些仪器设备重复购置、重购置轻管理和封闭使用现象。同时区域隔离和条块分割明显,缺乏统筹规划,特别缺少科学仪器集群建设的规划,对大型科学仪器设备设施建设与管理的重要性认识也不够。目前,国内很多高校和科研机构的相当一批大型仪器设备购进后只限本单位使用,形成了“单位或个人所有制”的封闭形式,不利于仪器设备的充分利用和实现资源共享。

尽管成效不错,但不少研究所在仪器共享方面,依然存在一些需要解决和改进的问题。

我国大型仪器设备使用现状

高端仪器设备需要配备优秀的技术人才。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生物成像中心主任孙飞就是被引进的高端技术人才,全权负责平台冷冻电镜方面的筹建。“我们所平台特别注重技术研发,由此来带动技术服务水平的提高。”孙飞说,“平台每年都会组织功能开发研究项目。像我们成像中心,就利用这些技术开发项目提升了电镜的使用效率。比如,原来做一个测试需要两天机时,现在只需要一天。”

由于国内外实验室对全面开花和重点突破的理解不同,导致实验室仪器设备资源共享开放程度存在明显差异。例如,英国剑桥大学着名的物理实验室——卡文迪什实验室,鼓励使用自制仪器是卡文迪什实验室长久以来形成的传统。1871年兴建完成的卡文迪什实验室,在经费上、在资源上保持了分子生物学与物理学的共同繁荣。有趣的是1927年威尔逊获诺贝尔奖的云室制作才花了五英镑。然而目前已经进入大科学阶段,这种低价格的自制仪器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仍有巧妙之处。如果利用得当,花较少的钱仍然可以起到较好的效果,以重点突破带动整体提升。例如,清华大学2004年申请实验室开放基金额度排在前2位的两位教授分别在《Science》和《Nature》上发表了文章,这种重点突破和整体推进相结合,可以极大促进科学仪器的高度共享和形成大量高水平的科研成果。

此外,对于大型仪器设备,国家为了避免科研院所重复购置,考核的标准是仪器设备的数量多少,如果一个单位有了多台仪器,就不建议再购置。郭晴认为,还是应该因地制宜,制定更为灵活的评价机制,“不仅要考察设备的数量,应该将设备的使用情况也作为一个考核指标。比如,有的平台需求量大,仪器使用率高,老化的也就快,这种情况下应该允许其购置更多新的仪器。而有的平台仪器使用率没那么高,就可以少购买,这样也可以更有效地避免闲置浪费现象。”

标签:仪器设备

“我们所现在存在技术人员和仪器管理人员不够的问题。”郭晴说,“仪器开放共享后,工作量就上来了。比如,我们的核磁共振仪每天24小时开机,全年无休。”

随着国民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和国力的不断增强,国家对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投入不断加大,特别是在“211工程”、“985项目”等支撑下,国家对高校大型仪器的投入和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数目急剧增加。总体而言,国家的大型仪器设备多数集中在高校和科研院所,且还存在明显的院校差异、地区差异。教育部重点投入的“211”、“985”项目学校只是全国高校的很小一部分,且重点院校大多集中在东部发达地区及北京、上海、武汉、西安等十几个大城市,而欠发达地区高校乃至地区仪器设备资源严重匮乏。

韩玉刚表示,相对于科研人员,目前,招聘满意的技术支撑人员仍较为困难。“比如,某单位想要招聘1名冷冻电镜高级工程师,发布招聘公告一年内应聘者都寥寥无几。再优秀的科学家离开了技术支撑人员,也很难做出一流的工作;再高端的仪器没有技术人员进行一流的使用和改进,也只能做二流的工作。所以,应该从更大范围内重视技术支撑人员。”

在科学仪器设备的管理方面,各仪器设施拥有单位尚未配置与共享服务相对应的专职管理机构,在操作层面无法满足长效管理和系统服务的要求。由于各使用部门可以无偿占有和使用,尚未形成与开放共用的要求相适应的评价、考核与长效激励机制,实验技术梯队的体制、管理、培训及稳定性存在着比较严重的问题,缺乏大型仪器设备设施维修服务的相关管理体系。管理人员、科研人员、实验技术人员对大型仪器设备的使用、开发和维护等工作缺乏主动性,不利于仪器设备在教学、科研及社会化服务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科研设备是支撑科技进步和创新的重要物质基础,也是引领前沿科技创新、吸引顶尖人才的重要手段,其规模、质量和利用效率直接关系到国家科技创新实力和竞争力。上世纪末,我国在大型科研仪器领域的投入开始逐步增加,以满足科研工作需求。但随着仪器设备的逐年增多,利用率低下等问题也随之而来。为实现资源充分利用,近年来国家连续出台相关政策,要求加快推进科研设施与仪器的开放共享。

大型仪器设备是高等学校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的重要基础条件。随着“211工程”、“985工程”等实施,高校大型仪器设备得到较快地发展,种类、数量、价值等规模越来越大,先进程度也是前所未有的。与此同时,大型仪器设备的重复建设、效益不高、资源浪费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大型仪器设备的管理与运行、开放共享、使用效益等问题也引起国家和高校内部的高度关注。

这次科技部的考核工作显示,仪器闲置浪费的问题仍存在,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家又普遍反映高端仪器设备还是不够用。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矛盾?

在国外,实验室工作关系简单,人员管理放手,且国外学校和很多大型实验室均有协议,学校师生可以简化进入实验室的程序,提高实验室仪器设备的利用效率。如美国加州大学柏克利学校和劳伦斯实验室有协议,学校的师生可迅速进入“高级光源”大型平台开展研究工作,并实施有偿使用,大大提高了实验室大型仪器的利用率,而且节约了维护费用。另外,在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家,很多大型实验室都实行全天候开放,仪器设备的使用效益极高,既有利于加强各种学术交流,也有利于培养优秀科研人员。比较而言,申请进入国内的一些大型仪器平台程序比较复杂,平台延展度较小,一般属于系级或校级水平,而且无偿使用,仪器资源浪费很大。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登录网址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还需高效率,中国科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