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你还剩部分棱角,一堆双胞胎一齐搭大巴

2019-07-18 18:17栏目:科技杂谈

[原文连接/翻译:Judy]

文/鹿小妮

作为爱好运动的一家人,周六是澳式足球的半决赛之夜,房东夫妻俩早早安排好计划,怎奈全天事务都在无数次计划变更中推进。

自己开车和搭乘大众交通工具比起来,虽然比较舒服方便,还能保有点隐私,但就是却少了点和人互动的机会,试想,谁会在高速公路上一边开车,一边来个后滚翻之类的特技表演,一方面危害交通安全,一方面......应该没有车会停下来欣赏吧,但在地铁或是公交车上,即使是个小小的恶作剧,也能让周遭的乘客会心一笑。最近Improv Everywhere号召了10对双胞胎,穿着同样的衣服在同样时间一起搭地铁,一对对双胞胎一字排开坐下,就像照镜子一样,左右对称,两边都一样。走在捷运街头,偶尔看看街头艺人的表演之外,或许来个双胞胎大集合,也会是个有趣的搭车经验!

讲述在南非考驾照的日子

突如其来的夏日骗不了已经习惯气候变脸的 Dan,中午出门的她带着外套去市区给客人化妆。不久后接到 Dan 电话,说等会她姐姐会把 Soph 送回来。尽管之前答应帮忙照顾 Soph 一整天,但计划有变她也无法控制。结果却是 Soph 直到晚上七点才回家。

1

出门前 Dan 说等会外公外婆会来接双胞胎出门玩。她的“等会”一般约等于“两小时”。三点到家的外公外婆发现 Dan 出门前忘记把车钥匙留给他们,电话沟通后,在家等 Uber 专门送过来。

清晨六点半的天空美得不像话,玫瑰粉的云伴着一丝凉意,仿佛天地倒置。

等他们离开后,我回屋睡了会儿,做晚饭,看电影,估摸着七点半左右双胞胎该回家睡觉了,便去前屋守着。今天的时间都是按小时算,抓紧缝隙的空档休息。

头顶像是飘着淡淡玫瑰香味的花田,马路像极了漆黑的夜空。

双胞胎准时回屋,可能下午玩得过于兴奋,哭嚷着不要睡觉,满屋子乱跑。又因为孩子们的外婆临时接到电话需要开车接 Soph 回家,只能孩子们的外公和我一人负责捉一个孩子上楼。

图片 1

Lolly 后面竟然嘶喊到咳嗽,才被自己惊吓到,然后乖乖趴在我肩膀上啜泣。真是让人无法生气,只想哄着。

这座南非的小城像是一对双胞胎,小的睡眼惺忪、大的早已晨练结束,同样的迷人、同样的惹人怜爱。

孩子们乖的时候就是洋娃娃,天真、可爱、无邪,怎么夸都不过分。一旦突然不如意,一秒飙泪或者尖叫的时候,只有我在内心呼喊“看不见听不见”。

图片 2

每次出现这种情况,Dan 不会立即走到她们身边,而是等双胞胎主动来找她。她会一边劝“冷静下来”,一边引导她们说事情的经过。抢来的玩具要还回去,得到的食物要懂分享,承认错误的同时要主动道歉......我从 Dan 的言行上真正有学习到很多东西。

六点半,我驱车前往路考的考场途中像是个游客看着这半年下来略显熟悉却又有点陌生的城市。

图片 3

我看到晨练的当地人在急速行驶的车道边跑步,想起在国内我们离4A级的景区仅十分钟路程也没坚持跑几天的情景;

DM 所效力的足球队获得了胜利,想必房东夫妻俩又要和朋友们去狂欢了。而最终决赛,也是全城盛事就在下周啦。

我看到驾驶技术炉火纯青的黑巴司机,想起我的黑人教练总是说:"take care of this fucking bus!"

余光从镜子中看到自己,不出意外的话我今天就能成为持南非驾照上路的女司机了!

2

天知道为了这一天我经历了什么,在南非想买车、报驾校首先要有交通号,然而我的陪伴签证被拒绝申请,理由是你分分钟就回国了。

老办法,我解决不了的事情钱可以。

耗时半个月终于拿到了交通号,终于可以报笔试了,可是交通局的人列了一张长长的单子给我,要求提供各种有的、没的资料。

乖乖的报了驾校,想着“存在必合理”就让驾校去解决吧。

驾校的规定必须做完8张模拟试卷,不限时间,你自己自由选择,数量够了就好。

图片 4

据我答卷已过去2个月

依然没有习惯南非工作速度的我第二天一早从八点半写到一点半做完了8张。

“NiNi,你确定你要明天考试?”驾校前台烫着爆炸头的姑娘问我。

“是,我确定。”

“你没开玩笑?”她瞪着双眼皮、抬着厚厚的一层眼影问我。

这是被她们午餐时看到我在车里吃饼干,惊奇的看着自己开车来学驾照的我之后第二次震惊。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登录网址发布于科技杂谈,转载请注明出处:趁你还剩部分棱角,一堆双胞胎一齐搭大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