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最骄傲的,马云教师节

2019-09-13 12:58栏目:科技传媒

图片 1

上周末,外媒报道刷屏,关于马云要退休的消息就层出不穷,总结就是:马云“功成身退,天之道”,即便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但进入后马云时代,阿里真的准备好了么?

从移动互联到万物互联、从商业公司到科技公司、从平台到经济体,在进入智能时代的前夜,张勇正在主导阿里巴巴更多更深层面的变革。按照阿里巴巴内部流传的说法,张勇是“在高速路上换引擎的人,而且把拖拉机换成了波音747”。

古今中外,一家公司的传承问题无非两种:家族延续或者创始人转移。前者主要适用于单一股份型公司,后者主要适用于存在几个联合创始人的公司;前者风行上千年,后者流行于新经济崛起之后。李泽楷接班李嘉诚、徐小平王强把新东方留给俞敏洪,是上述两种传承模式的集中体现。

之后,入职培训,不管职级多高都不能或缺,以此帮新人融入集体,传递组织文化,让他们即便不完美,也能“价值观正,执行力强”。

早有端倪

中国互联网巨头,大多胜在成事,弱在建制。二十年来,马云也是一路经历损兵折将,但收获了一套合伙人制度。这套制度比起阿里市值有多高、利润有多少,更具示范性、普世性。

而此时,阿里已经做好人才储备,也完成了领导层多次交替传承,相比之下,差距不言而喻。

如马云在公开信中说:“1999年创始之日起,我们就提出未来的阿里巴巴必须要有‘良将如潮’的人才团队和迭代发展的接班人体系。经过19年的努力,今天的阿里巴巴无论是人才的质量和数量都堪称世界一流。”

当所有人都以为刘强东会辞职的时候,没想到首先把辞职提上日程的是马云。无论马云是把更多精力放在教育上还是放在公益上,他一定会释放更多的快乐。现在压力来到了与刘强东同岁的郭德纲一边。做个快乐的中年也不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这样,马云绝不会重蹈迪士尼前CEO艾斯纳的覆辙——他迟迟不想确认接班人,一场大病,几次手术,还操心公司的运作。即便这样,老艾依然不愿公开继承人,将名字写在一个信封里,声称自己没死,这个信封就不能打开。

阿里方面称,管理干部和技术骨干中80后已经占到80%,90后管理者已超过1400人,占管理者总数的5%。

合伙人制度的先进性,体现在它把一家公司无形的东西具象化、实操化,这是典型的顶层设计。而不用再摸着石头过河。

就比如蚂蚁金服,之前井贤栋成为CEO,彭蕾作为老人,仍出任董事长。期间,“社交焦虑”导致了业务动作上的急功近利,引发了连续的负面事件,后来,彭蕾带着所有高管集体反思,重新归纳业务方法论,采用“班委制”,井贤栋改变业务模式,另辟蹊径。

目前,阿里巴巴集团CEO为张勇,而其他核心业务线也由诸多高层分管,包括淘宝总裁是蒋凡,他曾因阿里收购友盟加入。天猫总裁靖捷具有快消背景,后接班张勇。阿里云总裁胡晓明曾一手打造阿里小贷。B2B事业群总裁戴珊为创办人之一,并担任集团法人代表。现任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杨伟东,同时兼任阿里音乐CEO。

在自己54岁生日之际,宣布了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的接班人计划,并在一年后交出董事长席位……大佬马云做了大佬最不可能做的一件事情,至少在中国是如此。

就拿阿里的入职面试来说,有专门的“闻味官”在场,此人必是阿里老咖,过程中可能一言不发,但却会不停记录面试者的状态、回答,以确定面试者是否与阿里的文化、价值观相合,投下决定其入职的关键一票。

过去十年,马云也曾畅想过卸任后的生活,也曾说 “生活将是我的全部”、“希望享受家庭、环游世界”这样的话,但到真正要卸下阿里董事局主席这副重担的时候,马云的答案比任何时候都深思熟虑,“不是为了要去享受人生,而是为了做更多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标题:马云最骄傲的,是阿里已不需要他

其一,“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愿景始终如一;其二,“履带战略”保证每一极业务向前之后,都有新业务在新领域接续爆发,使其在电商之外,发展出蚂蚁金服、阿里云、菜鸟、阿里大文娱“燃点不缺,爆点不断”;其三,价值观统筹阿里人有阿里味,要做正确的事,也要正确的做事。

责任编辑:

与其说是马云选择了张勇,不如说是制度选择了张勇。在合伙人体系内,你首先要证明自己,其次要持续证明自己,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中不偏离正确的方向、不犯颠覆性错误。张勇接班马云、井贤栋接班彭蕾,是合伙人制度开花结果的明证。

而在小郝子看来,这样的担心真的有些多余。用马云自己的话说:接班人计划是他认真准备了10年的系统性谋划。“公司的持久发展,早已不靠几个创始人,而是治理制度、文化体系和源源不断的人才梯队。”特别是如今的阿里,能人如潮,猛将如云,接班人们底气十足。

淘宝十周年时,马云卸任CEO一职,这是阿里集团CEO接班人制度的第一次执行。

乔布斯在离开之前就已经选定了库克、鲍尔默不行盖茨还可以选纳德拉、施密特老了谷歌还有皮查伊……这三位接班人有一个共同点:都在公司有超过10年以上的工作年限。你说他们属于创始人还是职业经理人?

那才是一个公司和一把手真正的悲剧,不是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张勇对阿里巴巴使命的定义是,“在数字经济时代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张勇曾提出,阿里巴巴中期目标是到2020年GMV达1万亿美元,远景目标是到2036年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1000万盈利小企业、创造1亿就业机会。

1981年,台湾歌手陈彼得推出首张个人专辑《也是情歌》,没想到最火的不是主打歌,而是一首叫《阿里巴巴》的非主打歌,一句“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唱遍大江南北。

由此,张勇和井贤栋先后接任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CEO一职。老人让贤、新人上位,逐渐形成一套“扶上马送一程”模式。

马云称对张勇和他的团队“充满信心”,源于张勇自加入阿里巴巴以来所一直展现的创业者和创造者格局,与他给阿里巴巴所带来的关键性变革。

与马云同时代的创业者,如马化腾、李彦宏、丁磊、张朝阳等依然具有神圣不可替代的作用。李彦宏有聘请陆奇的资本,但百度没有容下陆奇的制度,这是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基本国情”:创始人是创始人,职业经理人是职业经理人,两者之间是真空地带。

所以,在这样的框架下:新业务要推进,新人要上位。于是,2009年,“18罗汉(阿里18位创始人)”集体辞去创始人职位,阿里进入“合伙人”时代。2015年,60后高管们集体隐退,一线业务总裁全部由70后组成,而近两年,核心管理人员中,80后占比已超过14%……

马云曾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 CFO 做 CEO。这句话后来成了阿里员工开老板玩笑的一个梗。CFO出身的张勇被评为中国2018年最佳CEO第一,按照马云的说法,“我认为他是当之无愧的,把阿里巴巴的接力火炬移交给他领导的团队,我认为是我现在最应该做的正确决定。”

战略规划能力一直被认为是阿里的核心优势。马云说,阿里是一家愿景、使命驱动的公司,因为相信,所以看见。这意味着举什么旗、走什么路,至关重要。而一旦把旗帜问题、道路问题搞清楚了,考验的就是执行力,这恰恰又是最显著的阿里企业文化。合伙人制度,上接战略,下衔文化,融二为一,就是绷紧履带的压路机。

图片 2

阿里巴巴有两套人才发展体系,一套体系是P序列,是专家路线,比如程序员、工程师、某一个专业领域的人才;另一套体系是M序列,即管理者路线,从M1到M10,把每一个层级的评判能力细分,它的能力表现是什么,要达到什么样的层级,全部有一个细分的体系。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登录网址发布于科技传媒,转载请注明出处:马云最骄傲的,马云教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