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自动化带来了希望的同时也带来了焦虑,人

2019-07-24 09:25栏目:科技传媒

专注于供应链自动化的初创公司XYZ Robotics的首席技术官Peter Yu表示,员工不应该为这种变化感到担忧。

“自动化会摧毁工作机会只是个神话。”

亚马逊负责运营的高级主管 Dave Clark表示,公司希望机器人去完成最单调的工作,让员工去做需要动脑子的工作。“每个订单需要的都是不同的商品。你需要寻找和检查,在某种程度上需要思考,我觉得这很重要”。

运送包裹的小红人被放在一个类似巨大棋盘的地板上,然后将它们从滑槽中塞进麻袋里。 轮轴上的计算机化货架取回货物并将其运输到卡车上,大部分订单在消费者下单后的24小时内发货。

那么,机器人究竟会不会取代人力?这是一个争论许久的话题。

亚马逊对于未来这种机器人有着迫切的需求,所以亚马逊赞助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工作。在过去三年内,亚马逊还举办了机器人比赛,寻求识别货物、抓取货物、移动货物的解决办法。机器学习方法的前景最终可以扩展到其他领域,包括生产制造机器人和家庭机器人。

京东在亚洲雇佣了大约16万名全职员工,但其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希望削减这一数字

“对我来说,这是在仓库工作能碰到最具挑战性的事情,工作内容的重复性并不高。”

研究人员Jeff Mahler表示“机器人可以自己从杂七杂八的东西中寻找出最适合抓取每一个物品的方式”。对于人类来说,这是一项非常容易的工作。但是对于机器人而言,这则是一项出众的才能。这一进步会在某些重大行业带来巨大的改变,同时进一步变革人类劳动力市场。

“我想推动这项技术的普及,”邹瑞说。“我想推动它在更广泛领域的应用。”

“人们没有离开去任何地方。”

而在另一边,这家公司还是致力于自动化发展的先锋,他们在积极地寻找以机器人替代工人的工作方法。

截至今天,京东在亚洲雇佣了约16万名全职员工。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刘强东表示他希望看到这个数字减少至8,000名拥有更高薪水且每天只需工作2-3小时的员工。

自动化、智能化的机器人毕竟不是人,而是人们生产生活的工具,与人类不是竞争关系,也不是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机器人会成为人类的伴侣,取长补短,发挥两者的优势,互相促进。

并且,研究团队搭建模拟的随机货物堆,并将该模型输入神经网络,那么神经网络遍也可以学会从实际的货物堆中拿起商品。美国布朗大学和东北大学的研究者们正在进行类似的研究,希望这种方式可以和其他办法相结合。

分析师表示,京东提供了对全球人工作业未来的展望——雇佣少数人管理、使用复杂的机器

图片 1

在站点,人工分拣员根据电脑屏幕的指示,从货架上抓取货物并放进塑料箱内。塑料箱通过传送带传送至包装工人,包装工人再将货物放进纸箱发送给顾客。

福建省统计局人口普查副主任姚美雄估计,2030年中国年轻劳动力(20至34岁)将达到2.21亿,比2010年下降1.04亿。

但亚马逊认为,仓库的人力需求增长将会持续。Clark 表示,从历史来看,自动化提高生产力,也在某些程度上提高了消费者需求,进而创造出更多就业机会。即使亚马逊的仓库变得更高科技,工人也会持续在其中工作。

眼下,还是有一些工作仓库工人比机器人要擅长得多。比如,将单个商品从货架上形形色色的商品中分拣出来。自从采用仓库机器人以来,亚马逊仍在美国新雇佣了8万名工人。总仓库工人数达到12.5万。亚马逊还表示将继续大举招聘。

京东于6月与谷歌签署了协议,谷歌宣布计划向该公司投资5.5亿美元。

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都曾公开指责亚马逊的电商事业发展,已威胁到传统零售业的工作机会,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2014年,亚马逊率先引入了由Kiva研发的机器人仓储服务系统,利用仓库机器人进行工作。两年前,亚马逊以7.75亿美元将Kiva收入囊中,并将其更名为亚马逊物流机器人公司(Amazon Robotics)。

该国于1979年至2016年实施独生子女政策,大幅减少了今天的年轻求职者人数,使工人有更多的资本来要求更高的工资和更好的福利。

亚马逊的仓库中,人和机器人每天都很好的合作,机器人从货架上搬运数百公斤的商品货物,人类员工则阅读电脑屏幕上的指示,从货架中取出产品放入塑料收纳箱,再由输送带交至另一群员工处包装。

图片 2

亚马逊于2014年推出了其机器人计划,尚未拥有任何完全自动化的仓库,但其配送中心管理的包裹种类比JD的“四人仓库”更多。(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Jeffrey P. Bezos也是华盛顿邮报的所有者。)

《Rise of the Robots》一书的作者 Martin Ford 认为,如果亚马逊没有运用自动化技术,一定没有办法达到现在的营运成本,也没有办法替顾客降低购物成本,人们收到货物的时间可能要更久。

或许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像亚马逊这样,同时面对着自动化带来的焦虑和希望。

原标题:华盛顿邮报:人工智能时代下的仓库镇守者

身为全球知名的电子商务龙头,亚马逊对自动化的渴望和引进效率并不会有人怀疑。早在 2012 年,亚马逊就收购了专门制造仓储用机器人的 Kiva Systems,并改名为 Amazon Robotics 后,开始在自家仓库大量引进机器人。

美国新泽西州南部,有一家亚马逊的大仓库。从去年年底,Nissa Scott便开始在这里工作,那时,她的主要任物是将塑料箱摆放到货架上。对于Scott来说,这着实算不上有趣得工作,每个塑料箱重20多斤,在长达10个小时的工作内反复托举也令人十分疲惫。不过现在,21岁的Scott有了新的 “接班人”,在大货仓里,一只巨大的亮黄色机械臂正在摆放着货物。

京东今年还与沃尔玛合作开设了第一家中国线下店,消费者可以用智能手机付款。

Ford 认为,亚马逊减少招聘人力的决定,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机械臂有一个拗口的名字叫做“堆垛机器人”,但是工人们赋予了这些机器人更多的个性。工人们在每个机器人身上贴上标签,把它们命名为 Stuart, Dave或者电影《卑鄙的我》里面其他小黄人的名字。不同于肯特的仓库机器人是收购 Kiva公司研制的系统,佛罗伦萨仓库的机械臂由外部公司负责研发。

探讨人工智能如何重塑劳动力市场的《机器人的崛起》一书的作者马丁福特说“我认为人工智能技术将广泛渗透到各领域”,“这种趋势绝对是不可避免的,它将比人们想象的更具破坏性。”

负责运营管理的行政总裁 Dave Clark 表示,亚马逊希望单调的任务交由机器执行,人们则负责处理需要思考的工作。

仓库机器人还可以缩减工人的行走距离,增加分拣员的工作效率,使得他们的工作能够轻松一些。因为不再需要为工人保留通道空间,机器人甚至可以直接把货架捆扎到一起。更高的货架密度可以增加同一仓库内的存货数量,也更便于为顾客进行挑选。

他说,除了工作之外,他喜欢与女友一起吃面条和在乡村小路上开车闲逛。他向往着结婚生子,并继续在电子商务领域建立自己的职业生涯,“这是一个拥有广阔前景的行业。”

持续增长的人力需求

在过去五年内,神经网络极大的改变了互联网巨头们提供在线服务的方式,加速了图像识别、语音识别和智能推荐的发展。但是同时,神经网络也可以加速机器人学的发展。

“他们必须到处跑来跑去拾取物品,”Yu说。“他们没有太多时间与其他人交流。”

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联盟首席执行官罗军就曾经说过:「未来,将是人机协作、人机一体,人类与机器人和谐共处的美好时代。」

《机器人时代》的作者Martin Ford相信,亚马逊仓库的就业图景终将改变,这一切只是时间问题。他认为,“科技终将取代掉很多仓库工人。并不是说一夜之间很多工作岗位就会消失。或许最早的迹象不是工人失业,而是创造就业岗位的节奏变慢。”

与谷歌的合作预计将大幅增加商品搜索引擎-谷歌购物的用户,并加强谷歌美国公司与亚马逊在美国本土的竞争,亚马逊已在全球部署了超过10万台其自有品牌的机器人。

图片 3

亚马逊的Clark表示,从历史角度来看,自动化的发展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并且在某些情况下,顾客的需求最终将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在科技高度发展的情况下,仓库工人依旧有事可做。自动化的发展毁掉工作岗位的净增长是不现实的。

他选择就读于家乡附近的商学院,但高等教育并没有帮助他为在京东的具体工作做好准备。面对技术发展地突飞猛进,邹瑞现在每两个月参加一次培训。

互联网大潮方兴未艾,人工智能新潮涌起,各行各业都在努力赶潮,「机器换人」正逐渐成为趋势。但是,「机器换人」之后,企业并不是不需要工人,而是更加紧缺「既能动脑又能动手」的新型人才。

Scott的新工作是同时照看这几个机器人,在必要的时候进行故障检修,并确保还有货物需要摆放。“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是我们这儿能做的最需要动脑子的工作了,至少不是重复的”,Scott这样评价自己的工作。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登录网址发布于科技传媒,转载请注明出处:机器自动化带来了希望的同时也带来了焦虑,人